理科太太与冏星人对精神疾病的介绍,符合现代人的需求吗?

电视设备 630浏览 91

如日中天的「理科太太」,以及即将隐而不退的「冏星人」,堪称知识型YouTuber的代表者,标题称之为网红未免有点以偏概全,他们都可以称为在网路上很红的人,但能以知识推播为主要内容能够大红的人倒是很少,姑且可以称他们为知识型网红。

也因为他们被群众广称知识型网红,推播各式各样的知识也就是很理所当然,而精神病理学,作为理解人类精神现象之病端的一门学问,有时候被用某种方式来介绍也就很平常了。你一定很纳闷从没有听过什幺网红说过精神病理学,这个学科以定义来说,是科学化研究精神疾病如何发生的学问,而当大家用影片介绍什幺是精神疾病时,或说什幺是忧郁症、什幺是焦虑症时,除了帮大家进行自我诊断,通常也会简单说明一下这些病症之所以发生的原因,而这也就是一个阐述他们所认知的「精神病理学」的过程。

举例来说近期才发布的「冏星人」的影片,标题为「心情起起落落,是正常起伏还是得了精神疾病?」。

影片内想要说明为什幺我们会心情起起伏伏,也试着区分什幺是「正常」,而什幺又是「不正常」,但真正想要让阅听者知道的是,「倒底是什幺造成了你的情绪动荡不安」 ,「冏星人」试着区分几种可能的状态,1. 压力和紧张时常出现,或是广泛性焦虑症;2. 躁郁症;3. 忧郁症;4. 边缘性人格疾患;5. 注意力不足过动症;6. 贺尔蒙不平衡;最会快速地导入一个结论,那就是快点找个医生检查身体,试着规律运动,然后好好地维持身体健康。

「冏星人」用几个疾病来说明,人为什幺会极端心情不好或是波动。显然在她内心中,人类的疾病经验,就是因为你生了某种精神疾病,但这听起来好像没有回答问题,到底为什幺我们的内心会因情绪波动而产生受苦经验呢?这个问题是否过于複杂,以至于我们只能用某个标籤来说明我们的心情,换个说法就是,我们内心的困顿是因为我们得了精神疾病,而精神疾病是为什幺发生,可能是身体出了问题了吧!

这样的推广疾病观念的论述其实满普遍的,或许是显示出很多的知识人,内心所认知的「精神病理学」其实仅止于标示出某个跟精神有关的疾病,但却对疾病可能展现的複杂现象或许不太关心,也或是缺乏与大众详细传递的动机,而最终也只能得出一个最粗浅的疾病发生机制「身体出了错了吧!」。

我们再转过来早一点时间谈到有关精神疾病议题的「理科太太」,她一破题就谈到亚洲社会对于不喜欢讨论忧郁症的问题,也说到忧郁症其实是一种病,不是不开心或是忧郁的心情。

其实这样的意思是,忧郁症就像癌症一样是一个疾病的状态,是一种悲伤持续太久而无法自己恢复的状态,而生病的是我们的身体,特别是我们的大脑,话锋一转,就直接对接忧郁症就是多个脑中神经传导物质的不正常。而影片的大多数时间讲述了精神药物的相关药理机制,以及鼓励大家,药物只要尝试到某种好的组合,对我们用药物面对忧郁症都会有不错的反应。最后提到「所以,身体生病了需要吃药,心理受到身体的控制……」。

所以「理科太太」是如何理解精神疾病的呢?或许身体是说明疾病的主要(也可能是唯一)因素,而他的论述与「冏星人」满类似的,精神疾病或说忧郁症是大脑与身体的问题,而药物是最有效的做法,所以有忧郁症就看医生,然后就吃药,而能做到这一点或许就是勇敢面对忧郁症。而这样的说法,或许主流医学的专业工作者也不会反驳,甚至用这样简化的方式来看疾病,试图让民众也越愿意使用精神医疗,因为精神疾病就是这幺单纯,你不用自责是不是你的观念或是生活方式出错了,其实是脑子出错了。

其实这也是我们普遍在推广精神病理资讯常常拥抱的论述。但这些对各式精神疾病的简略说明,并且导向「有病就看医生」的简单叙事逻辑,是否还符合现代人面对心理困扰的需求呢?忧郁症就是脑部出了问题的单纯论述,真的可以帮助我们更愿意讨论忧郁症吗?或说更让忧郁相关病症的人,对自身拥有的疾病经验更释怀吗?这是我内心的困惑。

有时候知识型的网路传播者背书的并非他内心认为铁一般的科学事实,事实上他们背书的是某种複杂科学进程中的单一典範,他也如Ghaemi医师在其书中所论述的教条主义者(dogmatist),一种信奉精神疾病就是脑部病变并且用药物解决的教条主义者,所以这里所谓的有病就看医师,也就是单纯地在医生那寻求某个疾病标籤,然后进行药物检核(med check)的过程,而我们也正在推播这种教条,而这事实上是某种价值选择,而非单纯推广科学知识而已。

而我们是否需要把忧郁症想的更複杂,更多元呢?

精準的来说,把疾病看作只是身体的问题,跟把疾病看作心理与社会对身体的交互影响,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想法,身体的问题或许用药物作为最佳解方,无可厚非,但当你的忧郁困扰,忧郁生病经验是一个涵盖生活习惯、思考态度、社会处境等等不同影响下的集合时,你只把看医生吃药当成处方,那就会是一件陷入无尽深渊痛苦的旅程。因为你或许移除了脑子的生物性情绪波动,但你生活的複杂处境如果不变,压力在你没改变观看方式之下,永远都会对你的内心与精神产生作用,第一次产生剧烈的忧郁反应,第二次依然会。

精神疾病的真实状况或许如糖尿症的发病模型一样(下图),是一个受到微小效应的多重病因影响下,所产生的汇聚路径,当一个疾病没有单一的独特病理生理学,但他对应的处遇方式却只是单一的,那任何治疗都只会陷入某种相互消耗的过程。

理科太太与冏星人对精神疾病的介绍,符合现代人的需求吗? Photo Credit: Pinsoul提供回到「理科太太」所说的:我们需要更愿意谈论忧郁症

不论她指的是我们要更愿意自主面对疾病,还是我们要更愿意主动讨论忧郁症这件事,当每个人的生病经验,那种主观对于自己在这样的长期情绪状态下样貌,没办法被大家来自然地述说,而时常被大家把忧郁的受苦经验等号于上述的忧郁症逻辑(忧郁症是身体生病,是脑袋的问题,看医生吃药解决)时,那这个社会上任何有忧郁症的人也很难对于分享或讨论,自身主体生病经验,感到从容、感到有价值,因为就说听你说,你最终获得的回馈都是那就「吃药吧!」。不论是忧郁或是思维所产生的生病经验,纯粹从医疗观点,它确实可以是只用身体来辨识的,但如果从丰富且多元的科学典範来看,这样的想法或许过于天真与单纯,也反映许多人的一厢情愿。

如果我们要让大家更愿意讨论忧郁症,那我们真正要把忧郁症,或说其他精神疾病放入「生活」中。许多医师会声称这世界上就是有许多忧郁症你找不到什幺合理让他陷入忧郁的心理或社会因素,所以因此我们推论忧郁症仅仅只需要面对大脑的问题,但忧郁症作为一个活生生的生活经验,它的起因,与所能产生的影响或许已经不是ㄧ个脑的事情。就像癌症对成熟的医疗发展来说终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他牵涉到一个人过去的生活习惯、家庭处境、面对疾病的心态、疾病后的规划与可用资源等等心理社会议题,而精神疾病理当更是如此。

知识型网红们讨论精神疾病或许只是想要让大家更重视这件事情,但把错综复杂的疾病经验,简化成单纯的药物下医病关係,这是他们内心所认知的疾病发生科学基础。但在这个世代或许这样已经无法满足大多数有生病经验的人了,寻找自己状态的多元成因可能是一段自我疗癒的重要历程,或许我们应该鼓励大家回头探询生活经验中各式各样与忧郁(或精神困扰)有关的影响,叙说它、适应它、调整它,而这个环境也能用更包容且多元的方式去讨论忧郁症,去讨论精神疾病,因为包容是奠基在我们认同事情是可以有许多不一样的样貌,而非只会有单一合理的解答。而站在科学精神的角度来看,辨识出除了生物精神医学学科外对于认识疾病的努力,例如变态心理学、健康心理学、众多心理治疗学派,而我们也才能在社会中更健全地建设多元且贴近个人需求的处遇方案。

换个角度来看,粉丝们请求知识型网红介绍某个疾病,也是在寻求更多元的方式认识自己、找到疗癒自己的解答,而网红们的介绍也就可能奠基许多人的基本认识了,但如果多元丰富的精神现象,没办法以多元丰富的知识去接近并认识它,我们最终也就持续被打回那已经困窘难耐的老旧生物精神医疗教条主义中。

参考文献Ghaemi, N.,(2003.)The concepts of psychiatry: A pluralistic approach to the mind and mental illness. Baltimore: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林淑蓉(2008)身体、意象与变异的自我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主体经验。《台湾人类学刊》6(2):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