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茶小镇‧上山下海嚐鲜

主机联盟 865浏览 41
班茶小镇‧上山下海嚐鲜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游客都很贪心,游点最好既有风味浓郁的人文风景,又有如诗似画的青山绿水,所幸,上天不负“有心人”,在北马“安插”人文和自然景观两相宜的班茶小镇。走过班茶大街的鸿斌园时,游客可以观览一排保留战前建筑风貌的双层店屋,以及历经一世纪仍屹立当地的真君大帝庙,行经日来峰山脚及与峰为邻的沿海地带时,游客可以一面享受迎面吹拂的习习海风,一面让双眸饱览满山遍野的绿意,再一面饱食海鲜大餐及尽情选购海鲜产品,如鹹鱼、江鱼仔、生虾饼(Keropok)及峇拉煎(Belachan)等。每天在车水马龙和钢筋水泥之间穿梭奔走的都市人,常会在偷得浮生半日闲时,携家带眷出外远足,以暂离世俗尘嚣,呼吸新鲜空气,以及开扩胸怀增广见闻。与吉中独立海滨两岸遥遥相对的班茶小镇(Tanjung Dawai),正是一个消费不高又可让都市人沾染小镇风情的好去处。这个位于双溪大年(Sungai Petani)西部大约40公里处的小渔村,背山靠海,朴素宁静,充满乡土风情。许多外地游客,都是冲着当地海鲜美食及高品质加工渔製品盛名在外,而从异地赶赴班茶,一览小镇风情之余,也顺带饱餐一顿可口美食。除了小镇的人文风情,当地的自然景观如绿水青山,也是吸引游客驻足的要素之一。只要往海边一站,鹹鹹的海水味及和煦的阳光马上让爱海一族一见锺情。不过,最诱人的还是岸边椰影婆娑的一幕,常让游客陶醉其中不能自拔。沿海小径乡土风情如果早期要从双溪大年前往班茶,必须路经双溪拉兰(Sungai Lalang),转入美农(Bedong)直通新文英(Semeling),再经玛莫(Merbok)及新杰(Singkir),朝沿海小径前行,前后耗时约一句钟,路途可谓遥远。庆幸的是,政府于数年前在双溪大年近郊双溪拉也兴建一座桥樑横跨玛莫河支流,将双溪大年与新文英衔接起来后,往返班茶的路程也缩短了。过了新文英小镇,沿着日来峰山脚而行,一路上弯弯曲曲至沿海地带,还未进入市区集终点,路旁左右已见椰林小筑,甘榜乡土风情一目了然。步入班茶街上的中心点――鸿斌园,一排约10间的战前双层店屋让人彷彿回到昔日。这里的双层店屋,可说是保持了班茶小镇战前建筑物的典型风貌,且是当地的主要商业地区,早年为已故殷商杨鸿斌所投资兴建,故而得名。据知,杨鸿斌早年在班茶镇拥有大片种植椰子的土地。60年代前后时期,班茶镇更曾经一度以盛产椰子而名噪一时。目前,鸿斌园还有几家老店仍在经营,包括旧式裁缝店、鹹鱼批发店及杂货店等,其中一些老店则因年久失修而被屋主夷为平地。真君大帝庙上香求平安渔民奉拜保生大帝爷,是班茶小镇华裔民间历一个世纪而不变的生活写照。许多游客来到这里,都会前往供奉保生大帝的真君大帝庙恭敬膜拜,上一炷清香。这座百年庙宇在还没进入班茶小镇街上路旁靠近海滩处,为当地村民唯一的华人宗教庙宇。据观察,大殿正中供奉的就是保生大帝,左右则分别是尤府王爷、孙府王爷、观音娘娘,以及福德正神,而九皇大帝亦是庙内所供奉的神明之一。三度维修真君庙理事会总务戎梓南说,真君大帝庙原本只是一座残旧的木板屋,后来于1973年重建为洋灰建筑物,1977年再度扩建。根据庙里的石碑记录,真君庙曾经三度维修扩建,除了1977年之外,1979年和1955年间也曾大兴土木,加上近期的维修与粉刷,才形成今日所见的完善规模,玉宇呈祥的面貌。庙前建有一座戏台,台前设有屋顶遮荫,地方扩大,除了每年神诞演梨酬神助兴之外,也是当地华裔常用做喜庆宴席的理想地点。自製云吞麵爽口柔滑在马莫凤凰山山脚下,有一家老字号云吞麵档,不少游人过客在前往班茶途中,或远足游走大半天后,都会到这家麵档歇歇脚,吃一碟美味的云吞麵,喝一杯冷冷的“咖啡乌冰”。这个麵档就设在马莫市镇大路旁,也就是当地义务消防队入口小巷左边的一棵杨桃树下。小小的一个摊位,卖的却是传统广东人的民间美食。每客热腾腾的云吞麵,只需2令吉60仙,可谓价廉物美。杨桃下麵档的第三手女经营者江康(40岁)说,档口是她的家翁所创立,迄今已超过半个世纪。她认为,他们的麵档能盛名远播,主要是因为麵条都由家族人自己打造,爽口柔滑。“许多远道而来的顾客吃过以后,还向我们购买‘生麵’打包回家呢!”赏夜景‧嚐美食说到班茶的美食,不得不提烧鱼美食中心(Medan Ikan Bakar)。在渔村入口不远处的海滨一带,是巫裔饮食摊格的集中地点,约6间沿路而建的独立式建筑物映入眼帘,但那并不是哪位富豪的住家,而是颇具规模的马来餐厅。一路走过,每家烧鱼店门口旁都展示着刚上市的鱼虾、螃蟹苏东等海鲜,海产种类琳琅满目,任君选择。有些业者还在餐厅后靠近海边的地方建设多座小茅棚,摆上桌椅,让食客一边品尝佳餚一边吹海风,观赏美景夜色。这里的餐馆都是在午间2点后方开始摆档营业“我们是以道地的甘榜马来食物为主,不过,间中也不乏华裔食客光顾,他们尤其喜欢这里的烧烤金鲳鱼。”一名餐听业者说。烧鱼‧口味重在居林金融界服务的28岁男子陈家祥说,班茶烧鱼口味重,新鲜鱼肉的口感好,且烧烤火候足够,加上酱料好、卖相佳,所以他不惜老远驱车到此返寻味。“班茶的烧鱼远近驰名,我以前就嚐过班茶烧鱼的美味,确是名不虚传。”他披露,一条大约850克的金鲳鱼才卖28令吉,加上其他可供4人食用的小菜,要价约为80令吉,价钱非常大众化。年轻人离乡发展随着时代的变迁,年轻人往外谋生彷彿成了每个乡间小镇逃不过的“厄运”。许多在班茶小镇长大的年轻人也同样对乡间生活毫不留恋,纷纷离乡背井在外定居,鲜少有回流者。“这里的就业机会已经无法满足他们,许多心有鸿志创业者,都先后往外发展。再怎幺说,都市生活毕竟比乡间来得舒适,这也是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新时代生活方式,所以班茶华裔人口已经越来越少,情况大不如前。”地方乡领戎梓南无奈地说。成旅游景点‧重获生机他认为,班茶镇必须挤身发展洪流中,务求加强地方经济效应,以改善乡区生活条件,让班茶重获生机。“这也是当今首相时常强调的一点。政府有必要针对性地把班茶的地理环境优势全盘规划一番,纳入州内发展区计划之中,发展这里成为主要的旅游景点之一,让班茶镇再度展翅腾飞。”游客最爱海产根据非正式统计,班茶共有大小箱网养鱼及养虾场共二十余家,有者规模庞大,甚至将鱼虾出口至国外,是当地主要经济命脉之一,而家庭式小规模海产业者,也在这方面给予相应的辅助。因此,班茶的海鲜美食、高品质加工渔获製作品,相对的也吸引许多外地人的脚步。59岁地方乡领戎梓南估计,这里的华裔住户约有120户,人口约600,他们都聚居在小镇中心和附近地带,村民多以从事海产业为主。加工海产盛名远播当地土产业经营者法尔兹告诉记者,慕名班茶高品质加工渔穫製作品而来的游客,首选土产有4样,包括各类大小鹹鱼、江鱼仔、生虾饼(Keropok)及峇拉煎(Belachan)最为畅销。“班茶附近的新文英市镇有几间大专学府,不少外州学生在这里寄宿就读。他们的父母在开学或放假前,都会来接孩子回家,所以也会顺道来班茶买土产,让这里的加工海产盛名远播。”除了加工土产,海鲜美食也是外地人的最爱,许多槟城、威省和玻璃市的老饕都为了一嚐独特的风味,不惜远道而来,让班茶小镇的3家中式海鲜餐室经常坐满客人。/副刊‧报导:董志明‧2012.03.09